鸭酱

摸鱼小队队长 不是孙悟空,也不是至尊宝,我只是墙角下那人群中的一个人。观望着别人的爱情,咀嚼着自己的青春。
没什么,习惯就好

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提问,你觉得一辈子有多长?众网友回答的五花八门什么长命百岁、未知数……我想了想,写了一个答案:一年 因为有个人答应要爱我一辈子的,结果半个月就分手了。


老师曾经说过千岛寒流遇到日本暖流时会温暖整个海域,我突然想起了你,后来那是我唯一记得的几个地理。


看到一句话:突然觉得,把喜欢的东西分享给不懂的人是一种自取其辱式的孤独


不用介绍你 谁都喜欢你

你是所有的夕阳和所有的雨

我看着你 就开始想象

生活里有没有这么美的东西


所有图景我都能够接受。
我只要你和我一样。
在这地球某个角落好好活着
呼吸着

可能是被你骗了太多次

这次的真心话我却误解了


其实也不是心情不好
而是收到消息
发现不是你的
有点失落而已

“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写信?
写一封这样的信:
信里说法国式的接吻
说春天,小城,和溪水

说亲爱的,亲爱的。
说‘秋天很美,很美
旅途有一点点儿
旧信封才知道的疲惫’

说我喜欢你这样的人
说出许多质问和省略号
说‘祝好,某某。
某城,某年某月日。’”

有人问:“心动是什么感觉?”

如果,有一天,

你真正懂的时候,

你就会明白,

那个叫周幽王的二百五,

为什么会烽火戏诸侯了。


真想减掉我四十年的寿命
分给我爸妈
这样
我们就可以在差不多的年纪都死掉
谁也不心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