鸭酱

摸鱼小队队长 不是孙悟空,也不是至尊宝,我只是墙角下那人群中的一个人。观望着别人的爱情,咀嚼着自己的青春。
没什么,习惯就好

万物皆有裂痕,那是光进来的地方。

——莱昂纳德·科恩


一位爱上的人要结婚了
我却是一个整理婚纱的人
她可能都不知道我是谁
但我爱她

我以为你是卡坦精,是世界上最甜的东西。
后来我才知道你是氟西汀,能救我的命,也能推我下地狱。

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提问,你觉得一辈子有多长?众网友回答的五花八门什么长命百岁、未知数……我想了想,写了一个答案:一年 因为有个人答应要爱我一辈子的,结果半个月就分手了。


看到一句话:突然觉得,把喜欢的东西分享给不懂的人是一种自取其辱式的孤独


不用介绍你 谁都喜欢你

你是所有的夕阳和所有的雨

我看着你 就开始想象

生活里有没有这么美的东西


“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写信?
写一封这样的信:
信里说法国式的接吻
说春天,小城,和溪水

说亲爱的,亲爱的。
说‘秋天很美,很美
旅途有一点点儿
旧信封才知道的疲惫’

说我喜欢你这样的人
说出许多质问和省略号
说‘祝好,某某。
某城,某年某月日。’”

瞧那些毫无生气地倒向春天的酒瓶。

瓶中半升是秘密。


我们一起探讨某些事物的成因。

靠一个吻缝补时间必经的河谷。


“月亮躲进云里取暖 ,星星打了个哈欠 ,床头的小熊也偷偷地缩进了被子。
抹了护肤乳,盖好被子睡觉,满床都是香香的温馨味道。”

在春天穿过人海遇见一个独特的灵魂,在夏天不过一切去恋爱去烦恼,在秋天分开成为两个独立的精神个体支撑起对方的梦想,在冬天各自成为过去愿望中的自己,把说过的誓言和爱,都埋葬在不下雪的洛杉矶,穿过人海对望眼,前缘无可奈何,脑海里却已经共度你曲调明朗的一生